第一章 人民解放军挥师进疆疆和平解放

来源:www.nssh.gov.cn  作者: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5-09-23 19:12:30

  第一节解放军节节胜利,民族军发展壮大
  一、人民解放军节节胜利
  1948年9月~1949年1月,人民解放军取得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消灭了国民党军队的主力,从根本上动摇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国民党统治集团被迫“和平谈判”。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上签字。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中央军委赋予第一野战军的任务是:向西北进军,消灭西北地区之敌,解放陕、甘、宁、青、新五省。为完成上述任务及大兵团作战的需要,中央军委决定,将华北野战军第十八兵团、十九兵团调归第一野战军指挥,第一野战军所属第一军、二军、七军编为第一兵团,王震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第三军、四军、六军编为第二兵团,许光达任司令员,王世泰任政治委员。
  5月,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司令员指挥下,开始进军关中。5月20日,解放西北重镇西安。6月下旬~7月初,第十八兵团、十九兵团先后入陕,第一野战军总兵力由原来的15万人增至34万人,改变了长期以来西北战场敌强我弱的状况。7月11~14日,第一野战军发动了扶(风)眉(县)战役,一举歼灭胡宗南主力43万余人,其残部溃逃汉中。长期盘踞青海、宁夏两省的马步芳、马鸿逵等部妄想在甘(肃)、青(海)、宁(夏)负隅顽抗。此时,彭德怀司令员遵照中央军委指示,不给敌人以喘息之机,立即作出攻克兰州、奇袭西宁的又一战略部署,兵分三路,乘胜西进。以第一兵团部率第一军、二军及第十九兵团的第六十三军为左路,渡过洮河直取西宁,截断兰州之敌退路,并随时准备参加兰州作战;以第二兵团之第三军、四军、六军为中路,向兰州攻击前进;以第十九兵团之第六十二军、六十五军为右路,沿西(安)兰(州)公路攻击前进,会同第二兵团歼灭兰州之敌。根据上述部署,左路第一兵团在王震将军率领下攻克宝鸡、天水后,第一军、二军两军经甘南,强渡洮河、黄河,歼灭沿途之敌,直捣马步芳老巢青海省会西宁。其时,围攻兰州部队经过5昼夜激战,已于8月26日攻克兰州,马步芳部主力4万余人归于覆没。这次决战,大大加快了解放大西北的进程。9月6日,第一兵团解放青海后,第一军留驻青海,第七军随贺龙司令员入川。为了切断残余敌人西逃新疆之退路,全歼胡宗南、马步芳残部于甘肃境内,完成解放新疆的部署,第一兵团司令部率第二军冒着严寒,跋涉长达100多公里的泥泞草地,翻越终年积雪、空气稀薄的祁连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插张掖,与第六军会师,拦截妄图逃窜新疆之敌的退路,迫使西北长官公署以下4万余人起义投诚。9月24日,解放酒泉。人民解放军兵临玉门关,直叩新疆大门。
  二、三区革命民族军不断发展壮大
  1944年11月,新疆伊犁、塔城、阿山三区爆发的革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国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斗争形势影响下,由新疆少数民族中的上层人士及进步分子率领,得到苏联共产党的大力支持,反抗盛世才、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争取民族解放和民主政治的革命运动,是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个组成部分。
  国民党新疆督办兼省主席盛世才独揽新疆军政大权,暴戾恣睢,极其残酷地镇压和剥削新疆各族人民。1943年3月,盛世才命令全疆各族人民捐献军马1万匹,为此各地成立了献马委员会,并指定各县应献马匹数目,如无力献马者,则须缴纳高于市价1/2的马捐。这样一来,沉重的负担主要落在伊犁、塔城、阿山三区广大贫苦牧民身上。在沉重的阶级压迫和经济剥削下,新疆少数民族中受过中国共产党人教育和影响的先进分子,以及一部分曾经在苏联接受过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教育的人士首先起来,组织各种形式的秘密革命组织,逐步成为宣传革命、组织武装起义的领导机构。伊宁的“解放组织”是反对盛世才、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地下组织,在苏联驻伊宁领事馆的支持和帮助下,于1944年4月9日在伊宁县(今伊宁市)成立,艾力汗·吐烈任主席。决定利用这一有利时机,组织武装起义。当时,伊宁的国民党兵力比较集中,“解放组织”乃决定调虎离山,先在距伊宁以东约100公里的巩哈县(今尼勒克县)发动牧民暴动,吸引伊宁的国民党兵力,造成市区空虚,然后一举起义,夺取伊宁。
  1944年9月,巩哈县牧民在艾克伯尔领导下,发动了反对献马的武装起义。10月7日,解放巩哈县城。11月初,起义队伍遵照伊宁“解放组织”的指示,放弃巩哈县城,向伊宁转移,艾克伯尔光荣牺牲。11月7日,伊宁爆发起义,起义者占领伊宁,不久,邻近的绥定(今霍城县境)、察布查尔、霍城、博乐、温泉、昭苏等县相继被起义武装部队占领。11月12日,成立临时革命政府。
  1945年3月,起义中产生的临时革命政府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决定将分散的起义部队组成一支正规的革命部队——民族军。波里诺夫担任总指挥,玛加诺夫任参谋长,阿巴索夫任政治部主任。当时的民族军编制有绥定一团、伊犁二团、二台三团、伊犁教导四团、特克斯骑兵一团等。民族军成立以后,革命政府的中心任务转向国民党统治区进攻。1945年12月15日,伊犁、塔城、阿山地区全部为民族军和起义群众占领,各地起义代表在伊宁召开代表会议,改组临时革命政府,正式组成三区革命政府。当时民族军发展到13个团,共21万人。三区革命作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分,有力地牵制和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其前锋部队东进到玛纳斯河西岸,严重动摇了国民党在新疆的反动统治。
  1945年底,蒋介石派张治中赴新疆,与三区代表进行和平谈判。1946年3月,签订了《和平协定》。7月,成立新疆联合省政府,张治中任第八战区司令长官兼新疆省主席,包尔汉为副主席,陶峙岳为新疆警备总司令。三区代表阿合买提江、阿巴索夫、赛福鼎分别任副主席、副秘书长和教育厅厅长。1947年新疆联合省政府破裂,三区代表被迫于七八月间从迪化(今乌鲁木齐市)撤回伊宁。
  由于三区革命力量的存在,使新疆的国民党驻军受到很大的牵制,在陶峙岳考虑部队是否内调时,不能不考虑到三区民族军对迪化的威胁。而当人民解放军挺进到甘肃后,更使新疆国民党军队有遭受腹背夹击之感,从而促进了新疆的和平解放。
  第二节新疆和平解放
  一、中国共产党对新疆和平解放的策动和影响
  中国共产党历来关心新疆各族人民的解放事业。在抗日战争前夕,为了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党中央曾先后派遣党的优秀干部陈云、滕代远、邓发、陈潭秋、毛泽民、周小舟、林基路等来新疆工作。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乔国祯等优秀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杜重远,为新疆各族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他们卓有成效的革命活动和献身精神,在各族人民中产生了深远影响,在天山南北广阔的土地上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1949年3月,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主席就解放新疆的问题同王震等同志进行了亲切交谈,指出了解放的方式。1949年3月,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主席指出: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以后,国民党军队的主力已被消灭。国民党的战斗部队仅仅剩下100多万人,分布在新疆到台湾的漫长战线上,今后解决这100万军队的方式,不外乎天津、北平、绥远三种。用战斗方式仍是我们首先考虑和准备的。毛泽东与王震等同志亲切交谈,鼓励他们挺进西北,解放新疆。6月,中共中央派出以刘少奇为团长的代表团去莫斯科就中苏关系问题进行谈判,邓力群以政治秘书身份随行。谈判期间,苏联方面建议解放军加速向新疆进军。1949年8月14日,中共中央决定派邓力群携电台一部到伊宁,作为中共代表与三区革命部队联络之用。此时,国共和平谈判破裂,国民党代表团团长张治中应周恩来之请留住北平。1949年8月6日,毛泽东电示彭德怀、贺龙、习仲勋“兼取政治方式”解决西北地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6辑,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第3页。9月8日,毛泽东主席召见张治中,告诉他解放军已由兰州和青海分两路向新疆进军,希望张治中致电新疆军政负责人促使起义,张治中欣然同意。9月10日,毛泽东电示彭德怀:“新疆问题已不是战争问题,而是和平解决的问题。”应“集中注意力争取于11月初、中旬由玉门向新疆进军”。同日,张治中连发两份电报,敦促陶峙岳、包尔汉及时表明态度,正式宣布与国民党广州政府断绝一切关系,归向人民民主阵营,接受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领导。9月15日,党中央联络员邓力群由伊宁飞抵迪化,向陶峙岳、包尔汉转交了张治中给他们的电报,并与陶、包进行秘密会谈。9月17日,陶峙岳、包尔汉复电张治中,表明起义决心。9月18日,邓力群又正式提出,要陶峙岳、刘孟纯(省政府副秘书长)迅速派代表去兰州与彭德怀谈判。19日,新疆军政两方面即派出代表分赴兰州。9月22日,张治中再次致电陶峙岳、包尔汉,称赞其态度正确,措施得当,并说毛泽东主席阅电后,亦表嘉许,并嘱陶峙岳、包尔汉立即派员与彭德怀副总司令接洽宣布起义事宜。
  为促使新疆和平解放,在国共和谈破裂后,1949年4月16日,周恩来亲自找屈武屈武:中共地下党员,当时任新疆省政府委员兼迪化市市长,国共和谈时任国民党和平谈判代表团顾问,曾留学苏联。谈话,要他赶紧回新疆,策动新疆部队起义,尽量使新疆人民不受或少受损失。屈武回疆后,盛赞陶峙岳的保国安边思想,积极襄助其准备和平起义。
  此外,周恩来还通过乔冠华做陶晋初的工作,促使他走和平起义的道路。陶晋初是陶峙岳的堂弟,新疆警备总司令部参谋长,早年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在重庆时就与乔冠华相识。1948年8月,随陶峙岳进疆。乔冠华受周恩来指示,写信给陶晋初,要他在新疆相机行事,做好和平起义的准备工作。1949年5月,陶晋初亲笔向陶峙岳呈写了《请起义投降中国共产党的意见书》,对陶峙岳产生很大影响。
  从1948年下半年开始,在共产党的影响下,由一些进步力量组成的战斗社、先锋社、新疆民主同盟等,配合国内的解放斗争,及时传播来自党中央的声音,印发传单、宣传品和出版油印小报,秘密地送到包括陶峙岳在内的军政要员手里。邓力群在迪化期间,与战斗社、先锋社取得了联系,并对他们的工作给予指导。这些宣传,既使国民党军政要员振聋发聩,又发挥了攻心的威力,是促成新疆国民党驻军起义的一个重要因素。
  二、陶峙岳、包尔汉先后通电起义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疆前夕,陶峙岳所统属的国民党驻新疆部队,共3个整编师,10个整编旅,合计7万余人,驻地分散,孤悬塞外。警备总司令部驻迪化,陶峙岳任总司令,赵锡光任副总司令兼南疆警备司令,陶晋初任参谋长。整编骑兵第一师驻迪化老满城,师长马呈祥;整编第七十八师驻景化(今呼图壁),师长叶成;整编第四十二师驻喀什,师长赵锡光。
  1949年初,国民党反动派在人民解放军的沉重打击下,玩弄和平谈判花招,企图与中国共产党两分天下,“划江而治”。为此,在加强长江防务的同时,国民党中央政府代总统李宗仁电令陶峙岳将驻疆部队东调入关参战。面对急剧变化的形势,新疆国民党驻军逐步形成“主和派”与“主战派”。
  4月下旬,国共和谈破裂,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渡过长江,以摧枯拉朽之势追歼江南残敌,国民党中央政府被迫南迁广州。与此同时,第一野战军迅速向西北挺进,5月20日解放西安。6月26日,国民党和谈代表团首席代表张治中在北平发表了《对时局的声明》,宣布与国民党广州政府决裂,这对新疆军政当局震动很大。陶峙岳坚持其“保国安边”思想,一方面以拖延的办法消极对待李宗仁调兵入关的电令,一方面秘密与包尔汉、刘孟纯、赵锡光、屈武、陶晋初、刘泽荣(国民党政府驻疆外交特派员)等酝酿和平起义。而“主战派”的代表人物叶成、马呈祥、罗恕人(第一七九旅旅长)则在胡宗南的电令旨意下,企图将部队东调入关参战,阻挠起义。9月19日,胡宗南电令叶成将部队移至河西走廊待命,如陶峙岳不走或阻止部队东调,可断然处置。叶成接电后与马呈祥、罗恕人密商,决定9月20日子夜行动,先将军政界中主张起义的刘孟纯、屈武、陶晋初等人逮捕,胁迫陶峙岳随部队转移。9月20日夜,叶将此密谋报告了陶峙岳。陶峙岳感到事已危急,便对叶成晓以利害。当晚,亲自去老满城骑兵第一师师部同叶成、马呈祥、罗恕人恳谈。在当时内外形势压力之下,叶成、马呈祥、罗恕人被迫表示把部队交出来,自己则循南疆逃往印度。
  9月24日,陶峙岳召开会议,任命韩有文为整编骑兵第一师师长、莫我若为整编七十八师师长、刘抡元为第一七八旅旅长、罗汝正为第一七九旅旅长。当日下午,陶峙岳通过刘孟纯同包尔汉商量,决定军队比政府先一天通电起义,以稳定人心。9月25日,新疆警备总司令部通电起义,电文如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1辑,第8页。
  北京毛主席、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并转人民解放军各野战军司令员、副司令员、政委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大会诸代表钧鉴:
  我驻新将士,三四年来,秉承张文白将军之领导,拥护对内和平对外亲苏之政策。自张将军离开西北,关内局势改观。而张将军复备致关垂,责以革命大义,嘱全军将士,迅速归向人民民主阵营,俾对国家有所贡献。峙岳等分属军人,苟有利于国家人民,对个人之名誉荣辱,早置度外。现值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大会已举行集会,举国人民殷切期成之中,人民共和国即将诞生,新中国已步入和平建设之光明大道。新疆为中国之一行省,驻新部队为国家戍边之武力,对国家独立、自由、繁荣、昌盛之前途,自必致其热切之期望,深愿为人民革命事业之彻底完成,尽其应尽之微力。峙岳等谨率全军将士郑重宣布:自即日起,与广州政府断绝关系,竭诚接受毛主席之八项和平声明与国内协定,全军驻守原防,维持地方秩序,听候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及人民解放军总部之命令。谨此电闻,敬候指示。
  新疆省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副总司令兼整编四十二师师长赵锡光,整编骑一师师长韩有文,整编七十八师师长莫我若,旅长钟祖荫、李祖唐、田子梅、韩荣福、郭全梁、朱鸣刚、罗汝正、刘抡元、杨廷英、马平林同叩。
  1949年9月25日
  9月26日,包尔汉通电起义。
  新疆宣布和平起义后,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于9月28日复电嘉勉,电文如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6辑,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第138页。
  陶峙岳将军及所属部队将士们
  包尔汉主席及所属政府工作人员们:
  你们9月25日及26日的通电收到了。我们认为你们的立场是正确的,你们声明脱离广州反动残余政府,归向人民民主阵营,接受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领导,听候中央人民政府及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处置。此种态度符合全国人民愿望,我们极为欣慰。希望你们团结军政人员,维持民族团结和地方秩序,并和现在准备出关的人民解放军合作,废除旧制度,实行新制度,为建立新新疆而奋斗!
  毛泽东朱德
  1949年9月28日第三节人民解放军挥师进疆
  一、进军部署与酒泉誓师
  新疆军政当局宣布和平起义,实现了新疆和平解放的第一步。但是,国民党反动分子仍在加紧活动,妄图趁人民解放军尚未进疆之际,发动反革命叛乱,破坏和平解放,阻挠人民解放军进疆。
  早在1949年9月10日,毛泽东就电示彭德怀,应“集中注意力争取于11月初、中旬由玉门向新疆进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1辑,第1页。。10月5日,新疆临时政府主席包尔汉致电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本省危机四伏,情势严重,务希转饬西来之人民解放军兼程来新,以解危局,并慰人民之热望;同时更希多派政治工作人员偕来,以资推动。”《新疆五十年》,中国文史出版社,1994年9月,第2版,第368页。为了巩固新疆和平起义成果,使各族人民免遭涂炭,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命令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火速入疆。
  1949年9月28日,第一野战军前委发出“关于入新工作的指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5辑,新疆人民出版社,1995年6月,第1版,第96页。,指出:“这一永垂不朽的艰巨而重大的任务,将很光荣地落在一、二兵团之二、六两军、装甲车营的身上。”并就进军作出新的部署:“二军将要解放北疆之哈密、奇台、迪化与伊犁自治区。六军将进军南疆之吐鲁番、焉耆、库尔勒、阿克苏、和阗、于阗和阗、于阗,即现在的和田、于田。。除准备各地区之地方干部外,并须准备改造陶峙岳军队的政治干部。”当时王震考虑到第二军原来就隶属第一兵团建制,加上历史关系,应让第二军担负一些更艰巨的任务,便向野战军前委建议改变原来进军的部署。《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战史》,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第309页。野战军前委批准了王震的建议,改第二军为左路军,进军南疆,第六军为右路军,进军北疆。
  第二军、六军都是具有光荣历史的英雄部队。
  第二军是由1928~1929年湘赣边区的赤卫队发展起来的,1930年编为湘赣红军独立第一师,1932年发展为红八军,第四次反“围剿”后与红十八军合编为红六军团,第五次反“围剿”后为抗日先遣队之一突围北上,与红二军团合编为红二方面军,1935年10月开始长征,1936年10月到达陕北。国共合作联合抗日时,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红六军团编入第一二○师第三五九旅,旅长王震。1947年3月,第三五九旅编入西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第二纵队,1949年6月13日编为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第二军。
  第六军是1943年从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一二九师抽调部分兵力组建而成的。所属第十六师是第一一五师的一部分,其前身是中国工农红军,参加了保卫中央苏区的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还有一部分是陕北红军和红二十五军,到延安后整编为教导一旅、教导二旅。日本投降后,这两个旅抽调部分部队开赴华北、东北地区,合并为教导旅,旅长罗元发。所属第十七师,前身是鄂豫皖农民起义后组建的光山独立团,整编为红军后,参加过四次反“围剿”和开辟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在长征中两次翻雪山,三次过草地,历尽艰辛到达陕北,抗日战争时期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三八六旅第七七一团。1943年到延安担负保卫党中央的光荣任务,整编为新编第四旅。1947年10月11日,教导旅和新编第四旅合编为西北野战军第六纵队。1949年6月13日,编为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第六军。1949年11月4日,第一野战军前委决定,第六军由第二兵团改属第一兵团建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5辑,新疆人民出版社,1995年6月,第1版,第103页。
  1949年10月1日,在酒泉举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大会上,第一兵团首长向部队宣布了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关于向新疆进军的命令。顿时,会场变成欢腾的海洋,许多干部战士在一片欢呼声中,把决心书、挑战书送上主席台,表示一定要把革命进行到底,解放祖国的每一寸土地。
  10月3日,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酒(泉)迪(化)运输司令部,曾震五任司令员、张英明任政治委员(后由陈实代司令员兼政委)。酒迪运输司令部由第二军运输处、华东汽车一团、第一兵团汽车连以及酒泉起义的国民党第八补给司令部及所辖辎汽三团、辎汽五团、辎汽十三团、保养团等部编成,共有汽车545辆(实际能行驶车数为470辆),骆驼598峰。酒迪运输司令部自成立至1950年3月,共运入新疆兵员71 314人,粮1 033吨,煤1 026吨,汽油5 114吨,保证了部队人员和物资的运送。
  10月4日,彭德怀从兰州来到酒泉,第一兵团召开了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党委扩大会议。王震作了关于进军新疆各项政策的报告,甘泗淇就执行党的民族政策讲了话,彭德怀就进军新疆执行各项政策和注意事项作了重要指示。
  10月5日,第一兵团在酒泉隆重召开了进军新疆的誓师大会,宣布了向新疆进军的命令,彭德怀、王震分别讲了话。兵团党委向部队发出了“不怕一切牺牲,不怕一切困难,奋勇前进,把五星红旗插上帕米尔高原”的战斗口号。同时,第二兵团在永登召开党委会,明确第六军进疆任务。第二军党委作出了《关于进军新疆的准备工作指示》。第六军在张掖召开团以上参谋长会议,提出整顿部队作风纪律。第二军、六军均下发了《到新疆去,解放新疆人民》的宣传教育材料,深入进行政治动员,学习毛泽东主席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学习党的民族政策和新疆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并开展诉苦教育和“讲形势、讲任务、讲传统、讲政策”的活动,进一步激发了部队的革命斗志。全军上下立即掀起了表决心、挑应战的热潮,并加紧进行组织和物资准备。
  10月10日,第二军召开党委扩大会议,王震作了《关于西北形势、解放新疆的斗争特点与任务》的报告,分析了新疆和平解放的形势,阐明了党的民族政策和改造起义部队的政策,号召全军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和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进军新疆,长期建设新疆。
  11日晚,彭德怀、甘泗淇同王震、许光达、徐立清、王恩茂等谈话。彭德怀说,在即将转入和平生产建设时期,必须正确执行党的政策,加强组织纪律性,保证完成各项工作任务。
  为了胜利完成进军任务,彭德怀、王震等翻阅大量历史资料,对当年张骞出使西域、班超驻守重镇、唐玄奘去西土取经、左宗棠率部进疆路线,进行了认真研究,并深入部队听取干部战士的建议,制定出周密的进军计划和解决困难的具体措施。
  10月的塞外已临近寒冬,部队冬装尚未备齐,时间十分紧迫。在党中央和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正确领导下,在解放区人民和友军的大力支援下,加之在河西地区认真做好了接收工作,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筹集到粮食33万吨、饲料380吨、干草80吨、牛肉35吨、汽油1 600吨,以及棉衣、布鞋、褥子、挂包、水壶、风镜、皮帽各10万件,皮衣5万件,帐篷1 000顶。从酒泉到新疆沿途建立了2个大补给站、8个大休息站。整个准备工作10月上旬基本就绪。11月24日,中央军委又调来华东军区2个汽车团、华北军区1个汽车团。此外,斯大林派出40架飞机帮助人民解放军运输。
  二、第二军、六军挥师进疆
  “白雪照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这是王震将军在部队西进途中写下的一首诗,这首诗成了大军西进的战歌。根据中央军委和第一野战军前委的一系列部署,1949年10月12日~1950年1月15日,第二军、六军各部从陆地到天空数路大军齐头并进,向新疆展开了气势磅礴的大进军。
  1949年10月12日,第一兵团先头部队第二军第四师在军长郭鹏、政委王恩茂、副军长顿星云率领下,离开酒泉向新疆进发。同日,拨归第一兵团建制的战车第五团也离开玉门油矿向新疆开进。与此同时,华东野战军支援的汽车团和苏联援助的40架运输机先后抵达酒泉。
  10月13~15日,第二军第四师3个步兵团及第二军指挥所、战车第五团先后抵达东疆门户哈密。人民解放军进疆前夕,驻哈密国民党第一七八旅部分官兵在少数反动军官煽动下,破坏起义,制造了抢劫银行黄金和纵火事件。第二军所部抵达哈密后,迅速将叛乱分子包围缴械,出动兵力救火安民,于老城中山堂举行军民联欢大会,招待慰问各族各界人士和起义部队代表。
  战车第五团在哈密稍事修整后,立即向迪化挺进。第二军第四师一部亦起程经吐鲁番转赴南疆。10月16日,第二军第四师先头部队抵达鄯善,当地国民党驻军第六十五旅第一九四团三营部分官兵叛乱,阻挡人民群众欢迎解放军,制造了杀害县长和抢劫市民财产、烧毁民房的严重事件。郭鹏军长经请示王震司令员,命令部队立即将三营营部、机枪连和九连全部解除武装,迅即平息了叛乱。
  10月20日下午2时,战车第五团胜利到达迪化,受到迪化各界各族群众数万人夹道欢迎。战车第五团立即接管了城防,控制了机场,并派出部队维持社会秩序。
  10月22日,第四师师直率第十一团进驻焉耆。因仅有的400余辆汽车损坏甚多,沿途油料供应困难,保养和修理材料缺少,第四师遂以步代车,继续前进。23日,第四师全部抵达焉耆。26日由焉耆出发,徒步前进970~1 195公里,所属各部于11月20~26日分别进驻各自防地:第十二团进驻巴楚、伽师、岳普湖;第十一团进驻莎车。11月26日,第四师师部、师直及第十团进驻喀什,与新疆民族军一部胜利会师,当地维吾尔族人民倾城出动,载歌载舞,箪食壶浆,欢迎人民军队。
  10月26日,第二军第五师全部进驻哈密。11月7日,师部与第十三、十四团车运至吐鲁番后,第十三团继续车运经托克逊到焉耆,后徒步前进至库车。12月5日,师直及第十四团步行697公里分别进驻阿克苏、温宿。1950年3月2日,第五师独立第二团抵达且末。3月8日,第五师独立第一团进抵承化(今阿勒泰)。1951年9~10月,第十三团一营开抵伊犁剿匪,12月,第十三团团部及二营全部进驻伊犁。
  1950年1月3日,第二军第六师骑兵团抵达若羌。3月中旬,第六师步兵进入库尔勒、焉耆、轮台等地。
  1950年三四月间,第二军军直、炮兵团、教导团、后勤部一部及卫生部全部到达喀什。
  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被称为“死亡之海”。第二军第五师第十五团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人类历史的一大壮举。1949年11月28日,第十五团在阿克苏获悉国民党特务在和田策划武装叛乱的情报。师长徐国贤、政委李铨立即下令第十五团进军和田。从阿克苏到和田有三条路线:一条是沿迪(化)和(田)公路经喀什、莎车到和田;另一条是过巴楚顺叶尔羌河到莎车,再到和田;第三条是从阿瓦提县沿和田河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直奔和田。前两条路是通行大道,沿途有人有水,但要绕行多走十几天,第十五团毅然选择了第三条路线。1949年12月5日,第十五团指战员在副政委黄诚、副团长贡子云率领下,踏上了艰苦的征程。他们穿过胡杨林,越过干涸的湖泊,进入浩瀚沙海,历尽千辛万苦,战胜了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在飞滚的流沙上踏出一条生命之路。部队行至距和田200公里的西尔库勒时,接到了先期到达和田的团长蒋玉和的急信,告知叛乱分子准备血洗和田。团领导决定集中乘马,组建骑兵分队,向和田疾驰。大部队日夜兼程,于22日抵达和田,一举粉碎了敌人的叛乱阴谋。此次军事行动,历时18天,行程790多公里。12月25日,彭德怀、习仲勋致电第十五团,称赞他们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进军纪录,特向艰苦奋斗、胜利进军的广大指战员致敬。
  1949年11月4日,罗元发军长、张贤约政治委员率领第六军,开始了人民解放军进军史上空前规模的空运和车运。11月5日,第六军先遣营乘飞机飞抵迪化。6日,第一兵团指挥部、第六军第十七师第五十团、师直及第六军军直机关到达迪化,当即成立了迪化警备司令部,第十七师师长程悦长任司令员,接管迪化防务。7日,王震司令员及罗元发军长、饶正锡副政委一行40余人,从酒泉乘飞机抵迪化。8日,迪化军政各界举行盛大欢迎会,王震在会上宣布,中共中央新疆分局成立。10日,新疆省临时政府召集各机关负责人会议,王震说明了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当前的工作方针和解放军进疆后的接管原则。
  第六军各部自11月6日起至1950年1月15日止,从酒泉空运哈密2 908人,由哈密空运迪化9 538人,合计12 446人。1949年11月4日~1950年1月13日,从酒泉车运哈密12 982人;从安西车运哈密2 540人;从哈密车运迪化6 550人,从迪化车运绥定、惠远2 492人(第十七师第五十团);从迪化车运绥来(今玛纳斯)2 112人(第五十一团)。第六军所属部队除第十六师一部至1950年3月底抵达哈密外,其余各部均于1950年1月13日前先后进入哈密、迪化,完成了沿镇西(今巴里坤)、伊吾、奇台、木垒、阜康、昌吉、景化、绥来、伊宁一带的布防任务。
  部队入疆,全军牲口以军直和师为单位分别组成若干骡马大队,先后由酒泉出发,最远的第二军第四师骡马大队徒步行军86天,行程2 8375公里,胜利到达目的地。第六军500余名战士赶着2 000余头牲口,徒步行军68天,行程1 500余公里,历尽千辛万苦,安全到达迪化、哈密、绥来、古牧地(今米泉县)等指定位置。
  1949年12月,第一兵团第二军、六军两军先后到达指定防区,各部队驻防地区及其主要负责人是:第一兵团总部驻迪化,司令员王震,政治委员徐立清,参谋长张希钦,政治部副主任曾涤;第六军军部及第六军第十七师驻迪化,军长罗元发,政治委员张贤约;第十七师师长程悦长,政治委员袁学凯;第六军第十六师驻哈密,师长吴宗先,政治委员关盛志。第二军军部及第四师驻疏勒,军长郭鹏,政治委员王恩茂;第四师师长杨秀山,副政治委员曾光明;第二军第五师驻阿克苏,师长徐国贤,政治委员李铨;第二军第六师驻焉耆,师长张仲瀚,政治委员熊晃。
  1949年12月17日,新疆军区和新疆省人民政府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入疆部队和三区革命民族军及新疆起义部队在迪化会师,举行了联合入城式。彭德怀、张治中、王震等莅临检阅。
  1950年1月7日,彭德怀副总司令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作《关于西北工作情况》报告,宣布西北已全部解放。新疆方面,人民解放军已进驻新疆全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已飘扬在祖国最远边疆帕米尔高原。
  第四节民族军整编
  1949年12月20日,遵照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的命令,民族军正式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1辑,第135页。下辖第十三师、十四师两师,共计14万人,军部驻伊宁,军长列斯肯、政治委员顿星云、副军长马尔果夫、副政治委员曹达诺夫、参谋长尼古拉也夫、政治部主任李恽和。第十三师驻南疆,师长伊敏诺夫、政治委员马洪山。第十四师驻北疆,师长依不拉音拜、政治委员胡政。
  为了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第一兵团先后从第二军、六军抽调出一批优秀的政治工作干部到第五军的军、师、团中负责政治工作,建立各级党组织和政治委员制度。这些调到第五军做政治工作的汉族干部,克服各种困难,排除各种干扰,加强了第五军党的工作和思想工作,为促进第五军的建设作出了很大的成绩。第五军各部队通过诉苦教育和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的基础知识的教育,政治觉悟提高很快,一些指战员陆续被吸收加入中国共产党。到1951年,基层连队已普遍建立了党支部。第五军在党的直接领导和关怀下,进入了一个新的建设阶段。
  第五军成立后,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对第五军的广大指战员非常关心。1950年国庆典礼,专门邀请第五军组织一个参观团,参加国庆1周年大典。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亲切接见了第五军代表团的全体成员。之后,朱德总司令亲自召集第五军代表团成员开了一个座谈会,听取汇报,并对第五军建设作了重要指示。
  第五节起义部队整编
  1949年10月8日,彭德怀副总司令在酒泉会见陶峙岳,具体商定了按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规定,军队要在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的统率下,实行统一指挥、统一制度、统一编制、统一纪律,并按此原则改编起义部队。
  10月9日,王震在第二军党委扩大会上作题为《关于西北形势、解放新疆的斗争特点与任务》的报告,对改造起义部队工作作了重要部署。他说,国民党军队要转变为人民解放军,必须经过艰苦的思想教育,走群众路线,采取民主方法的思想斗争。并说,进行革命政治工作,不但要团结士兵,而且要改造大部分军官。
  12月20日,陶峙岳发表《为整编部队告起义将士书》《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6辑,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第31页。。要求全体起义官兵依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实行整编,并指出:(1)部队实行合理编并;(2)人事做公正合理的调整;(3)政治工作制度要确实建立;(4)劳动生产要尽量做好。
  1949年12月13日,彭德怀司令员在迪化第一兵团师以上干部和起义部队高级将领会议上,强调人民解放军要继续发挥“三个队”(即战斗队、生产队、工作队)作用,搞好稳定社会秩序、建立各级地方政权和改造起义部队的工作。并指示由第一兵团抽调干部到起义部队担任各级政治领导。根据彭德怀司令员指示精神,新疆军区决定原则上由进疆部队的一个师负责配备起义部队一个师的政治干部。第二军第四师负责骑兵第八师,第五师负责第二十七师,第六师负责第二十五师;第六军第十六师负责第二十六师,第十七师负责骑兵第七师。
  12月7日,根据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命令即1949年12月7日中央军委关于同意陶部改编意见的复电,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6辑,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第40页。,国民党新疆警备总司令部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二兵团。20日,新疆军区发布第二十二兵团团政治处以上干部任命《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6辑,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第53页。。同一天,新疆军区司令部向西北军区呈报第二十二兵团改编情况的报告。29日,新疆起义部队整编完毕,举行了成立大会。
  第二十二兵团下辖第九军、骑兵第七师、骑兵第八师。第九军辖步兵第二十五师、第二十六师、第二十七师。兵团司令部驻迪化,司令员陶峙岳、政治委员王震(兼)、副司令员赵锡光、副政治委员饶正锡、参谋长陶晋初、政治部主任李铨。
  第九军驻景化,军长赵锡光(兼),政治委员张仲瀚,第一副军长王根僧,第二副军长陈德法,参谋长李祖堂,副参谋长曾文思、朱文盈。
  第二十五师驻迪化,师长刘振世、政治委员贺振新、第一副师长杨廷英、第二副师长陈海州、参谋长李雪谷、政治部主任刘一村。
  第二十六师驻绥来,师长罗汝正、政治委员王季龙、第一副师长高戎光、第二副师长周茂、参谋长熊略、政治部主任鱼正东。
  第二十七师驻焉耆,师长陈俊、政治委员龙炳初、第一副师长文升乔、第二副师长韩际隆、参谋长李存中、政治部主任傅志华。
  骑兵第七师驻奇台,师长韩有文、政治委员于春山、第一副师长韩荣福、第二副师长郭全梁、第三副师长马全吉、参谋长李纲、政治部主任杨贯之。
  骑兵第八师驻莎车,师长马平林、政治委员张献奎、第一副师长李鲜弼、第二副师长刘抡元、参谋长祝源开、政治部主任杨烈光。

  • 上一篇: 无

主办: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承办:新疆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All Rights Reserve

网站标识码 BT04000002 新ICP备 10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