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平叛剿匪巩固边防维护治安

来源:www.nssh.gov.cn  作者: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5-09-23 19:12:30

第一节平息叛乱

一、 平息叛兵抢劫案

驻新疆国民党部队通电起义后,少数坚持反动立场的军官和特务分子,趁解放军尚未入疆之时,制造反革命暴乱,企图阻止解放军进疆。1949年9月28日夜,驻哈密国民党第一七八旅第五三三团部分官兵,进行抢劫烧杀,抢走中央银行哈密分行库存金银12箱,以及自兰州银行运来的黄金500余公斤,还抢劫了许多商号和群众财产。在此之后,国民党部队驻鄯善之第六十五旅第一九四团第三营、驻吐鲁番第六十五旅第一九四团第二营、驻焉耆第一二八旅直属部队、驻库尔勒第三八二团第二营、驻轮台第一二八旅第三八二团、驻库车第六十五旅骑兵团及供应局挽马团等部分官兵,先后发生了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残害群众的事件。这些事件的发生并非偶然,在起义部队中虽然只是极少数,但危害极大。陶峙岳在获悉叛兵抢劫情况后,亲自到哈密、景化等地视察,给起义官兵讲话,阐明起义光荣的道理,号召起义官兵维护社会治安,迎接解放军进疆,并立即派出宣抚组、军法审判组、救济组分赴出事地点严惩肇事首恶,救济受害群众,集中所有特工人员,严禁其外出活动。10月16日,陶峙岳发表告全疆将士书,晓以大义,提出要求,稳定军心。解放军闻讯提前入疆迅速平叛,局势逐渐平定。

人民解放军进疆部队到达驻地后,各级党委根据党的团结、改造政策,立即协助起义部队妥善处理了叛兵抢劫烧杀事件。根据群众的要求,解除了叛兵的武装,逮捕了首恶分子。为防止反动分子报复,解放军沿途留下了驻守部队以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并号召干部战士募捐和节约粮食,救济受害群众。

经过平叛斗争,粉碎了反动分子对解放军的造谣诬蔑,加强了人民解放军与群众的密切联系,也教育了起义部队。

二、 平息骑兵第七师某些部队叛乱

骑兵第七师原是马步芳的骑兵第五军,长期受马家军阀的欺骗宣传,最封建、最顽固。1945年5月调进新疆镇压三区革命。兰州战役后,马步芳密派专使前来赏赐大量黄金白银,骑兵第五军军长马呈祥出逃之前,曾给他的亲信做了伺机东山再起的安排。解放军进疆之初新疆匪患迭起,骑兵第七师中的少数反动军官暗地与乌斯满、尧乐博斯等匪徒相勾结,利用部队中的宗教、宗族关系煽动叛乱。

1950年3月6日,驻昌吉的骑兵第七师第二十团大部发生叛变;接着,驻阜康第二十一团的2个连,驻木垒河的骑兵第七师特务营等单位先后哗变。至3月28日止,接连发生叛乱10多起,参加叛乱的共12个连,1个排,1 930余人。叛乱部队疯狂杀害解放军派来的政工干部,公开打出反革命旗号,和土匪汇合一起,在乾德(今米泉)、阜康一线烧杀抢掠,反动气焰十分嚣张。为了尽快扑灭匪患,以保证建党建政工作的顺利进行,在新疆军区统一部署下,由第十七师政委袁学凯率部平叛,叛匪大部被歼,匪首被击毙,剩有数百人逃脱,上山为匪。

3月13日,王震司令员给骑兵第七师师长韩有文、政委于春山下达手令,要点是:(1)必须坚决实行政治改造,将部队中旧政工人员全部和连排干部一半调军区集训。各连军士不带武器马匹到团部受训。(2)全师武器集中师部,由军区装甲连看管,调出骑马3 000匹,交第六军使用。(3)骑兵第七师在改造期间归第六军领导,若再有反革命暴乱,坚决予以歼灭。(4)各级政治工作干部应坚决发动士兵群众,揭发叛匪,民主选举革命军人委员会,并公开宣传拥护领导起义的韩有文师长等爱国军官。由于及时采取有力措施,加紧对起义官兵的改造工作,粉碎了叛乱分子“东山再起”的阴谋。

第二节追剿匪帮

1949年9月20日,当人民解放军重兵云集在河西重镇酒泉时,美国前驻迪化副领事马克南,悄然离开新疆首府迪化,潜入奇台和乌斯满密谋策划。1950年3月19日,尧乐博斯带领匪徒离开哈密逃进南山。于是,乌斯满、尧乐博斯、贾尼木汉和骑兵第七师反叛官兵勾结在一起,策划了反革命武装叛乱。

乌斯满(哈萨克族)是北疆有名惯匪,从30年代开始,就专事啸聚部众,杀人越货,逞强行霸。三区革命时,窃居阿山专员职务,暗中却和国民党反动派勾结,对抗三区革命,得到国民党军事装备和各方面的支持。他不仅有2个团,而且利用民族关系控制着哈萨克族头人。

尧乐博斯(维吾尔族)是国民党哈密专员,乌斯满的结拜兄弟。蒋介石为了收买他,特地派去一个国民党女特务(舍身救国队员)做他的小老婆,使之成为蒋介石的忠实走狗。

贾尼木汉(哈萨克族)是国民党新疆省政府财政厅厅长,是一名政客,很早就和国民党特务勾结,新疆和平解放前夕,因反对起义逃进南山。

1950年3月,台湾蒋介石委任匪首乌斯满为“新疆反共总司令”。乌斯满等匪徒便到处煽风点火,纠集惯匪和散兵游勇,并以残酷屠杀等手段,胁迫牧民2万多人发动武装叛乱,叛乱迅速蔓延到天山南北。同年4月,叛匪开始向人民解放军驻守哈密东北地区沁城、小堡、南山口、伊吾等地的部队发动攻击,并对各族群众进行大肆烧杀抢劫。在短短2个月内,即发生抢劫案300余起,烧毁民房30余间,打死打伤群众130余人。他们把奇台南山大、小红柳峡一带作为反革命的窠穴,东向巴里坤取包围态势,伺机夺取哈密,截断人民解放军与关内交通。又以主力由奇台沿公路向西窜犯,企图攻占新疆首府迪化。

为了稳定新疆的社会秩序,保卫边疆各族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根据人民解放军总部的指示,新疆军区迅速组织了剿匪指挥部,由王震亲自担任总指挥,张希钦任参谋长,第六军军长罗元发担任北疆剿匪前线指挥官。根据匪情,人民解放军的部署是:第十六师在哈密,第十七师及第五军第四十团、第六军骑兵团、第二十二兵团骑兵第七师一部在迪化至奇台一线。王震司令员还将胡鉴指挥的战车团调归第六军指挥。剿匪部队的主要任务是肃清乌斯满、尧乐博斯匪徒和骑兵第七师部分叛军,保卫新生的人民政权,保卫新疆政治、军事、文化中心迪化。

3月25日,新疆军区派出第十六师、十七师、第六军骑兵团、第五军第四十团、骑兵第七师一部、第二十七师第八十一团等25万多人,并出动了飞机和坦克,西线指挥程悦长、东线指挥吴宗先,在当地政府和广大群众的积极支援配合下,开始了大规模的剿匪战斗。4月1日下午,第十六师副师长罗少伟率机要秘书、参谋、报务员、警卫员等6人,乘小吉普车一辆,亲赴七角井前线侦察,未与主力同行。行进途中,于七角井以东车古泉山地隘路被叛匪40余人伏击,罗少伟等5人壮烈牺牲。罗少伟牺牲时年仅30岁,是解放战争以来西北战场牺牲的第一位师级指挥员。

4月14日,剿匪大军兵分两路,取道深山密林、雪原戈壁,日夜兼程,向叛匪窠穴大、小红柳峡奔袭,出其不意地突入匪窠。匪帮乱成一团,丢下大批尸体,纷纷四散逃命,仅乌斯满和少数头目侥幸逃脱。

在天山高峰天格尔大坂地区,另一股叛匪头子乌拉孜拜(哈萨克族)也在绥来、景化、昌吉等地裹胁1万多牧民叛乱。乌斯满向北塔山地区逃窜被人民解放军阻击后,企图通过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南逃天格尔大坂,与乌拉孜拜汇合,进行反扑。为了粉碎敌人阴谋,人民解放军剿匪部队勇猛追击,严密封锁。同时,又及时打响了天格尔大坂的围歼战,歼灭叛匪大部,仅匪首乌拉孜拜带20余骑南逃。

3月26日,第十六师第四十六团第二连,由副营长胡青山带领进驻伊吾,与主力部队相距100公里。在主力进剿骑兵第七师叛乱时,二连突然被尧乐博斯匪帮包围。敌人破坏了交通,切断了电话线,使二连完全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二连孤军与匪作战,英勇地坚守伊吾40天,击退敌人7次大规模的进攻,毙匪53人,直至5月7日始与东进部队会师,完成了保卫伊吾的光荣任务。5月19日,彭德怀司令员来电嘉奖二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3辑,第77页。后又授予“钢铁二连”光荣称号,授予胡青山“战斗英雄”称号。

在剿匪战斗中,人民解放军历经千辛万苦,进军红柳峡,翻越冰大坂,奇袭北塔山,在人迹罕至、无水无草的五百里将军戈壁上追击叛匪,战胜重重困难,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对敌人穷追猛打,认真执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实行军事清剿和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方针,执行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区别对待的政策,团结人民,打击敌人,取得了剿匪斗争的胜利。

6月15日,新疆军区发布剿匪战报,宣布新疆剿匪部队自3月分东西路钳追乌斯满、尧乐博斯残余股匪后,西线骑兵已沿北塔山一带向西清剿乌斯满残余匪徒;东线部队兵分三路追击南窜的尧乐博斯残余匪徒,并在黑山头以东扫清了曾在七角井一带进行破坏活动的哈巴斯股匪。

6月20日,新疆军区再次发布战报,宣布剿匪部队自3月5日以来,经过两个多月的剿匪斗争,大股匪帮被击溃,剿匪斗争获得重大胜利。

由新疆逃至甘肃敦煌、安西一带的乌斯满、尧乐博斯等少数残匪,经新疆、甘肃部队联合清剿,于11月全部被人民解放军歼灭。参加叛乱的国民党起义军官马占林(副师长)被俘,乌斯满于1952年2月在甘肃被捕获,贾尼木汉、乌拉孜拜亦先后就擒,仅尧乐博斯只身逃往台湾。

第三节保卫边防,维护社会治安

为了加强治安,巩固边防,1950年2月,新疆军区决定成立两个三级军区。在南疆,以喀什为中心成立南疆军区,由第二军军部兼南疆军区司令部;在北疆,以迪化为中心成立北疆军区,由第六军军部兼北疆军区司令部。并建立了阿克苏、和田、莎车、焉耆、哈密、伊宁、塔城、阿勒泰等8个军分区,分别由第二军、六军和第五军的各师团担负军分区工作。

1950年3月,第二军、六军所属各部全部进驻指定地点,按点线布防,担负治安和边防任务,以保障社会政治安定。各师团驻地是:喀什(第四师师直、第四师第十团)、莎车(第四师第十一团)、伽师(第四师第十二团)、阿克苏(第五师师直)、库车(第五师第十三团)、温宿(第五师第十四团)、和田(第五师第十五团)、且末(第五师独立团)、焉耆(第六师师直、第十六团、第十七团)、库尔勒(第六师第十八团)、若羌(第六师骑兵团)、哈密(第十六师师直、第四十七团)、镇西(第四十六团)、吐鲁番(第十六师第四十八团)、迪化(第十七师师直、第四十九团)、伊犁(第十七师第五十团)、绥来(第十七师第五十一团)、乌苏(军直独立营),另在鄯善、七角井、星星峡各派驻1个营。

新疆位于祖国西北边陲,有5 400多公里长的国境线。当时,中苏、中蒙友好,边境安宁。南疆与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等国毗连。其时,阿富汗有美国势力渗入,巴基斯坦的统治者和美国紧密勾结,印度独立不久,尚未摆脱帝国主义势力的影响。英国在巴基斯坦的吉尔吉特、期喀吐等地建立有空军基地,美国想利用克什米尔作为侵略中国的跳板。因此,保卫边防是驻疆部队的首要任务。1950年3月,第二军第四师第十一团一部进驻通往印度、巴基斯坦之要地巴扎大拉,第五师第十五团一部进驻通往印度之要地赛图拉,第五军第十三师一部进驻蒲犁,从而把五星红旗插上了帕米尔高原。

1950年3月,新疆军区根据毛泽东主席关于进军西藏的指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战史》,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5月,第1版,第343~344页。,派出1个加强骑兵连先遣入藏,由李狄三任指挥。他们翻越了海拔6 000多米的昆仑天险,穿过冰雪覆盖的无人区,克服了饥俄、严寒、迷路、高山反应等重重困难,几度身临绝境。同年8月,先遣连胜利到达藏北改则地区。先遣连被新疆军区命名为“英雄连”。

1950年5月,新疆军区奉命组织独立骑兵师,担负解放西藏阿里地区的任务。由第二军抽调干部组成指挥机关,由骑兵第八师第二十三团和骑兵大队、第五师独立团、军直骆驼大队组成独立骑兵师。西藏阿里地区地势高峻,山岭重迭,人烟稀少,交通堵塞,军需给养必须由新疆运入。为了解决运输问题,独立骑兵师和第十五团第一营于1950年7月先后进入工区,投入新藏公路建设。

1951年5月,独立骑兵师派出2个连进军阿里,在马忙保和先遣连会师。同年7月,又派出1个加强连至藏北剿匪,和已进入阿里地区之部队合编为骑兵支队,担负起巩固阿里地区边防和治安任务。

1950年,剿匪战斗结束后,曾活动于迪化一带的反动分子和民族分裂主义分子纷纷西移,伊宁成为反动分子活跃的中心。为了加强伊犁地区的治安工作,于1952年3月,由第二军第五师第十三团、新疆军区通讯团、第六军骑兵团组成第五军第十五师,师长冯祖武、政治委员胡天勋,驻防巩留、新源、伊宁、巩哈、昭苏、特克斯等地。

主办: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承办:新疆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All Rights Reserve

网站标识码 BT04000002 新ICP备 10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