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艰苦创业

来源:www.nssh.gov.cn  作者: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5-09-23 19:12:30

 第一节开展大生产运动
  一、军队参加生产的重大意义
  1949年9月下旬,战争的胜局已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诞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队,在和平时期,在不妨碍军事任务的条 件下,应有计划地参加农业和工业生产,投入国家经济建设。1949年12月5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发出《关于1950年军队参加 生产建设工作的指示》,号召全军“除继续作战和服勤务者外,应当担负一部分生产任务,使我人民解放军不仅是一支国防军,而且还是一支生产军,籍以协同全国 人民克服长期战争所遗留下来的困难,加速新民主主义的建设”《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1辑,第24页。。毛泽东主席的这一重要指示,不仅在物质上、 经济上具有医治战争创伤,减轻人民负担,改善人民生活,恢复国民经济的重大意义,更重要的是在思想上、政治上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 精神,驻疆人民解放军指战员一手拿枪,一手拿镐,积极投入大生产。
  二、大生产运动第一年
  1949年底,部队进疆以后,奸商囤粮,哄抬粮价,并要用银元购买。新疆军区后勤部部长甘祖昌每月要用飞机从北京专运一趟银元回来购买粮食。周恩来总 理曾对甘祖昌说:“人民解放军要长期驻守边疆,保卫边疆,靠别人吃饭,自己不生产粮食是不行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大事记》,新疆人民出版社,1995 年10月,第1版,第17页。
  为贯彻执行毛泽东主席关于1950年军队参加生产建设工作的指示,解决新疆驻军的吃粮问题,1950年1月16日,王震司令员在新疆省财经委员会上作 了题为《新疆军队生产建设工作的方针与任务》的报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1辑,第28页。动员驻新疆人民解放军一面守卫祖国边防,警卫新疆全 境,肃清土匪特务,严防间谍和反革命分子的阴谋破坏,加强训练;一面从事生产建设,克服财政困难,减轻国家和人民的负担,改善部队生活。首先要发展农业生 产,依靠全体官兵亲手劳动开垦土地,就地取得生活资料。1950年1月21日,新疆军区发布大生产命令,规定全年开荒种地60万亩,要求生产粮食5 000万公斤,棉花180万公斤。每人1只羊、1只鸡,10人1头猪、1头牛。并强调指出:全体军人一律参加劳动生产。据此,驻疆人民解放军除一部分兵力 担任国防,进军西藏,清剿土匪,维持治安外,11万指战员在天山南北,按师团布点,就地驻防,就地屯垦,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1950年驻新疆人 民解放军的生产方针是:以农业为主,其他各业为辅,达到粮食半年自给,蔬菜肉类全年自给。各军种植指标是:第二军20万亩(内含棉花4 000亩),第五军5万亩(内含棉花3 000亩),第六军12万亩(内含棉花5 000亩),第二十二兵团20万亩(内含棉花5 000亩),军区直属部队3万亩。
  第二军、六军于3月全部进入生产地点,第二十二兵团第二十五师、二十六师于2~4月初先后到达沙湾、小拐、绥来、景化等地,第九军军直原定由喀什开赴焉耆生产,因焉耆无地可垦改赴景化。
  部队屯垦地区大部是荒芜草原,四周渺无人烟,搞生产首先要安锅垒灶,解决食宿。2~3月间,大地厚雪覆盖,帐篷不敷分配,附近又无民房,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只得临时搭盖苇棚、挖地窝子。
  土地是生产的关键,各部队在酒泉集结时就已派出先遣人员,到各自驻地做生产准备工作。第六师师长张仲瀚带领谢高忠等到焉耆勘察土地时,亲自到街上拾 粪,一时传为佳话。部队在准备房舍的同时,从军长、师长到连队各级干部都亲自勘查土地,作战地图变成了生产地图,战马变成了耕马,炮兵的瞄准器变成了水平 仪。土地的来源主要是荒原,部分是借用群众弃耕的撂荒地和轮歇地,菜地大都是借种群众的熟地。
  新疆是灌溉农业区。部队在垦荒前大力兴修水利,在很短的时间里共修建大小渠道30余条,全长百余公里,灌溉面积可达120余万亩,并部分解决了驻地群众用水。
  当时农机具十分缺乏,除军区由苏联订购各种农具10万余件和后勤军工部自制6万余件外,各部队不得不垒烘炉、拣废铁,组织能工巧匠,自制农具,仅第二 军即自制各种农具14万余件。根据各部队的生产任务及参加生产的人数分发农具,基本上做到:每100人配发洋犁10架、铁耙5架、齿耙12把、坎土曼 50把、土犁8架、锄头23把、镰刀30把、铁锨5把、斧头2把、凿子3把、截锯1把等,总共149件,每2 500人配发铁工修理工具1套。
  作物种子准备工作,除棉籽由苏联购进外,其他粮食作物所需种子数量很大,时间紧,运输力量不足,从远地购运,又缓不济急,新疆军区乃命部队节约口粮(每人每天节约粮食2两)作为种子以保证播种。
  在大生产运动中,部队生活非常艰苦。春初,运输力量不足,就组织人力挑运粮食、种子及煤炭等生活物资。粮食来不及磨成面粉,就把麦粒及玉米囫囵煮食或 炒食。长期吃不上蔬菜和肉食,战士们情愿以盐水和辣子面下饭。为了争取时间在冰雪融化前修好渠道,战士们在-30℃~-20℃的严寒里,与坚如顽石的冻土 作战。夏季为了抗御成群的蚊虫和牛虻的不停侵袭,战士们戴着只露两眼的纸帽,在手臂、腿脚的裸露部分涂满泥浆进行耕作。没有耕畜,就用人拉犁,用坎土曼开 荒。摸不清当地的气候和水土情况,便拜当地的老农为师,虚心学习各种农业生产知识。
  这一年,全军开垦荒地96万亩,当年播种83万亩,完成计划140%。收获粮食3 290万公斤,棉花379万公斤,油料1865万公斤,瓜菜2 2545万公斤,造林1 065亩,年终存栏牲畜18万头。生产粮食足够全军自给7个月,油料蔬菜达到全部自给。第六军第五十团粮食可自给3年,第二军第十八团粮食可自给1年6个 月。军队参加生产,艰苦创业,旗开得胜,不仅改善了部队生活,也增加了国家财富,减轻了人民负担。
  当年,新疆军区宣传部部长马寒冰创作的歌词《戈壁滩上盖花园》,生动地反映了当时部队艰苦创业的情景:
  劳动的歌声满山遍野,
  劳动的热情高又高,
  生产运动猛烈地展开,
  困难把咱们吓不倒。
  没有工具自己造,
  没有土地咱们开荒,
  没有房屋搭起帐篷,
  没有蔬菜打野羊。
  修水渠、打田坎,
  三天三夜不合眼,
  自由的种子撒下去,
  幸福的泉水流不完。
  劳动双手能够翻天地,
  戈壁滩上盖花园,
  好瓜好果大家尝,
  好米好粮快入仓。
  人民向我们欢呼,
  祖国给我们勋章,
  这是无比的奖赏,
  这是不朽的荣光。
  三、三年生产建设计划的贯彻执行
  1951年2月5日,王震同志在第六军党代会上作了题为《驻新疆人民解放军的斗争方针与任务》的报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2辑,第21 页。他说,彭德怀同志指示我们要在新疆“建国立家”,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卫戍边疆的国防军就必须肩负武器,手持工具,为保卫祖国的繁荣强盛而永远在边疆扎 下根,因此,就不能不转为劳动军,官兵一体,大家动手,公私兼顾,建国立家。他在报告中指出,计划在三年内完成兴修灌溉300万亩土地的水利工程,并修建 电厂、纺纱厂、汽车修理厂、中苏石油公司、有色金属公司、新藏公路和其他省道、国道公路及修建营房等工程。根据王震同志的讲话精神,新疆军区制订了三年 (1950~1952年)建设计划书。计划要求在工业方面,从重工业的钢铁、水泥、电力及迫切需要的轻工业如纺织、面粉、制糖等做起,为今后工业建设打下 基础,进而逐步发展其他工业;在农业方面,除了保证部队所必需的粮食、蔬菜、瓜果、油料外,逐步扩大棉花、甜菜、烟草等工业原料,建立农业机械化集体农 庄,示范于农民;在水利方面,必须建设永久性的水利工程,解决部队用水和附近农民用水;在畜牧业方面,必须保证部队本身足够的肉食,并在改良畜种,组织新 式牧场方面树立楷模,示范于牧民。
  为了贯彻三年生产建设计划,王震要求2月间以团为单位召开生产代表会议,然后各连召开军人大会评定和通过生产计划。1951年2月21日,第二十二兵 团召开了生产会议,具体制订了1951年的生产计划。为了确保完成三年计划目标,1951年12月25日~1952年1月19日,新疆军区召开了第一次生 产代表会议,总结大生产运动的成绩、经验和存在的问题,并部署了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和反对官僚主义的“三反”斗争和增产节约运动,确立“屯垦军”、“劳动 军”的任务。1952年10月10~30日,又召开了第二次生产代表会议,着重解决农机、畜牧、造林等生产方面的许多技术性问题。全军指战员在三年计划宏 伟目标的鼓舞下,节衣缩食、艰苦奋斗,高速度发展着生产建设事业。
  新疆解放前,工业落后,1949年工业总产值仅8 018万元,其中生产资料产值1 216万元,占152%;生活资料产值6 802万元,占848%。在工业总产值中,手工业产值7 442万元,占928%。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民族压迫和阶级剥削,新疆的农牧业生产趋于破产,几个工业小厂管理落后,质次价高,不能适应供求需要。为了 迅速改变新疆工业落后面貌,驻疆人民解放军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把国家支付给他们的军费作为建设资金,广大指战员把自己的津贴费投入合作社,并节约菜金、 粮食和衣帽鞋袜,连衬衣衣领和口袋都节省下来,累计每人每年节约90余元投入新疆的现代工业建设。1951年先后开工建设的工业项目有:六道湾露天煤矿、 乌拉泊水电站、新疆水泥厂、七一纺织厂、八一钢铁厂、十月汽车修配厂、新疆机器厂、八一面粉厂、木工厂等工矿企业。各部队驻地还先后建设了小型发电、锯 木、轧花、碾米、磨粉、砖瓦、被服、皮革、陶瓷、印刷等机器及手工工场76座。在工业落后的新疆,兴办工业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难事。为筹建八一钢铁厂, 从上海收购了益华钢铁厂和轧钢机,从天津收购了炼铁厂,从苏联买来机器设备。没有技术人员,就采取请进来派出去的办法,到上海、太原、兰州、济南、沈阳等 地招聘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派干部、战士出去学习。八一钢铁厂从1951年9月开始筹建,冬天开工兴建,到1952年5月投产,日产生铁5吨,从开工兴建 到部分投产,总共用了半年时间。驻疆部队就是用这样的办法兴建了一座座工厂。这批新型工业的出现,为新疆各族人民提供了所需要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推动 了各项生产建设事业的迅猛发展,提高和改善了各族人民的生活,解决了农业原料的市场和出路。
  1950年,部队主要在驻防区域内就近生产,以营、连甚至以班为生产单位,耕地零碎分散,点多线长,缺乏水利设施,使生产受到影响。为了解决生产上的 困难,生产部队用很大的力量建设永久性的军民两利的水利工程。从1950年到1953年,第二军兴建了焉耆解放一渠、二渠,库尔勒十八团渠、前进渠,阿克 苏胜利大渠;第六军兴建了乌鲁木齐和平渠、哈密红星一渠,筹建猛进、八一水库等大型水利工程;第五军第十四师和第六军第五十团整修了伊犁皇渠,以后,第五 军第十五师第十三团和骑兵团、通讯团又修建了卡普克河东西干渠;第二十二兵团整修了玛纳斯河军民两利渠,筹建了车排子、大海子水库等水利工程。在修建乌鲁 木齐和平渠的过程中,王震司令员和第六军军长罗元发、政委张贤约、第十七师师长程悦长等领导干部同指战员一起,在冰天雪地用爬犁从天山脚下给工地拉运石 头,在军民中传为佳话。据不完全统计,三年共新修、新挖、整修大小渠道近300条,总长2 318公里,恢复和新增灌溉面积653万亩。第一批大型水利工程的建成,增加了灌溉面积,保证了部队进行农业生产用水的需要,并为各族人民提供了水源。部 队在水利建设中积累了经验,培养了干部,为以后大规模的水利建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三年大生产运动中,头一年积累了生产经验和创造了生产条件,后两年基本上改变了以坎土曼开荒,用人拉犁的生产方式,逐步以马拉犁代替人力。播种面积从 1950年的83万亩扩大到1952年的162万亩,粮食总产近1亿公斤,棉花总产3345万公斤,油料总产近500万公斤,达到了主副食全部自给。 1952年5月,市场粮食供不应求,奸商投机倒把,奇台、吐鲁番等地发生粮荒,部队急国家之所急,余粮及时投入市场,稳定了粮价。随着农业的发展,畜牧业 也相应地得到了发展,1952年存栏牲畜达到49万头,保证了部队的肉食供应。
  三年中,驻疆人民解放军坚决执行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关于军队参加生产的命令,在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和新疆军区党委及王震司令员的直接领导下,在各族人民 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在天山南北修渠引水、开荒造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取得了很大成绩。不仅使驻疆人民解放军在经济上站稳了脚跟,在政治上对 各族人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同时,也为长期建设新疆打下稳固的基础。1952年4月6日,毛泽东主席在《关于西藏工作方针的指示》中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 “我王震部入疆,尚且首先用全力注意精打细算,自力更生,生产自给,现在他们已经站稳脚跟,取得了少数民族的热烈拥护。”《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料选辑》第 2辑,插页。
  第二节军队生产的整顿
  1952年6月,中共中央为解决新疆牧区工作中的错误,在北京召开了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常委会议,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 刘格平等参加会议讨论,并决定改组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委员会,免去王震第一书记兼新疆军区政委、省财委主任职务,由王恩茂接替。王震仍为分局常委、新疆军区 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并任财委副主任。
  为了贯彻北京会议精神,中共中央西北局和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决定于7月15日~8月5日在迪化召开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第二届党代会,检查总结分局的领导工 作,纠正牧区工作中的错误,讨论土地改革等问题。出席会议代表361人,列席代表146人,中共中央指派习仲勋、刘格平和张宗逊(西北军区副司令员)、贾 拓夫(西北局财委主任)、汪锋(西北局统战部部长)等参加了会议。习仲勋作了题为《传达中央指示及对检查新疆工作的意见》的报告。关于新疆分局第二届党代 会对王震同志的批判及中共中央对王震同志的处理决定,1979年1月19日,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经过讨论,作出了《关于处理新疆“文化大革命”中 和历史上遗留的一些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中说:“王震同志主持新疆工作期间,率领全疆各族军民,坚决贯彻执行毛泽东主席的革命路线和党的民族政策, 发扬党的优良传统作风,依靠久经考验的人民解放军,改造和团结起义部队,屯垦戍边,建设工业,节衣缩食,艰苦创业,对新疆的革命和建设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 献。1952年新疆省第二届党代会对王震同志和新疆分局的批判是不符合实际的,中央当时撤销王震同志新疆分局书记、军区政委和财委主任,是不公平的。”此 决定于2月6日呈报中共中央,3月17日,中央电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同意自治区党委的意见,撤销中央1952年9月9日对中共新疆分局第二届党代会 有关错误地批判王震同志和新疆分局的批示。1953年春,王震调离新疆,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司令员。
  1952年8月,西北财经工作检查组(随西北局领导到新疆检查财经工作)在其向中央的报告中指责新疆军区部队“从1951年起,把发展工业寄托在依靠 部队增产节约、积累资金上边,过分加重了战士的负担,企图单纯依靠部队的创造恩赐各族人民一个繁荣幸福的生活”。同年10月23日中央发出了《关于整顿新 疆财经工作的指示》,要求新疆军区“适当改变部队的生产计划和经营范围”。“部队经营农牧业,在若干地方发生了与当地人民争地、争水、争草场的纠纷,这是 有关民族政策的问题。人民解放军不能因为克服本身困难而增加当地各族人民困难”。“部队兴办的大工厂,应将全部机构、人员和资财,妥善地交给政府财经部门 管理。部队合作社在完成今年收购任务后,即分别将机构和人员转交国家贸易机关”。并且强调指出:此项整顿工作非常紧迫,责成西北局和西北军区派一个工作组 去协助解决各项具体问题。
  根据上述指示,新疆军区党委对部队生产进行了大的调整和收缩。在农业方面,播种面积从1952年的162万亩减少到1953年的925万亩;在工业 方面,将部队节衣缩食兴办起来的骨干工厂,包括人员和设备全部无偿移交给地方,计有七一棉纺织厂、八一钢铁厂、十月汽车修配厂、六道湾露天煤矿、八一面粉 厂、乌拉泊水电站、肠衣厂、毛巾厂、水磨沟发电厂、肥皂厂、水泥厂等,这些工厂后来成为新疆工业发展的骨干力量。在运输业方面,汽车团划归国防部队,将 600辆汽车连同驾驶员、管理人员一并移交给地方国营运输公司和企事业单位。在商业方面,军人合作社结束对外营业,并把市镇中军人合作社职工2 000人、商品2 000万元,移交地方商业部门。根据中央指示,把以上企业交地方经营的同时,随同转到地方的干部战士共计10 797人。此次整顿,为地方现代工业、运输业、商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但是,使部队的各项生产建设事业大大削弱,而且在一个时期内 对部队思想建设产生了消极影响。
  第三节部队整编与军垦建设
  一、新疆部队整编,成立农业建设师
  1952年2月,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发布军队整编命令。1953年5月,新疆军区根据毛泽东主席和西北军区命令,将所属部队分别整编为国防 部队和生产部队。国防部队统一整编为1个二级军区,2个三级军区,10个军分区,1个国防师和4个独立骑兵团,第二军第四师编为国防第四师,汽车第四团和 独立汽车营编入国防部队。第二十二兵团部暂保留国防部队序列,仍负责第二十二兵团各师生产。
  为了管理生产部队,军区成立生产管理部,原第六军军长程悦长任部长。生产部队的军政工作和后勤供应,分别由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负责,生产任务由军区生产管理部管理。编入生产部队的单位有:
  第二军第五师编为新疆农业建设第一师,驻阿克苏,师长任晨、政治委员贺劲南。
  第二军第六师编为新疆农业建设第二师,驻焉耆,师长刘克明、政治委员阳焕生。
  第五军第十四师编为新疆农业建设第三师,驻伊犁,师长尼基金、政治委员伊敏诺夫。
  第五军第十五师编为新疆农业建设第四师,驻巩留,师长冯祖武、政治委员胡田勋。
  第六军第十六师编为新疆农业建设第五师,驻哈密,师长兼政委任书田。
  第六军第十七师编为新疆农业建设第六师,驻五家渠,师长郑云彪、政治委员苟成富。
  第二十二兵团第二十五师编为新疆农业建设第七师,驻沙湾县炮台,师长刘振世、政治委员史骥。
  第二十二兵团第二十六师编为新疆农业建设第八师,驻石河子,师长罗汝正、政治委员鱼正东。
  第二十二兵团第二十七师编为新疆农业建设第九师,驻焉耆,师长傅志华、副政治委员袁新。
  第二十二兵团骑兵第七师编为新疆农业建设第十师,驻绥来县小李庄,师长林海清、副政治委员刘炳正。
  第二十二兵团骑兵第八师编为工一师,驻石河子,师长王季龙、副政治委员张立长。
  师一级单位还有军区建筑工程处和军区运输处。并以第六师第十六团、骑兵第七师第二十团、第二军工程大队、骑兵第七师第二十一团分别编为建筑工程独立第 一团、二团、三团、四团。以原汽车第五团、六团、南疆军区运输处分别编为汽车第二团、独立汽车第二营、独立汽车第三营。整编后生产部队人数达15万人,专 门从事生产建设。
  二、贯彻过渡时期总路线,生产部队各项事业有了恢复和发展
  1953年8月,毛泽东同志在全国财经工作会议上,系统地阐述了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即“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这是一个 过渡时期。党在这个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基本上实现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条总 路线,应是照耀我们各项工作的灯塔,各项工作离开它,就要犯右倾或‘左’倾的错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大事记》,新疆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 1版,第64页。党中央制定的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极大地鼓舞了部队。1953年11月,新疆军区召开第三次生产代表会议,中共新疆分局书记王恩茂作了题为 《为执行国家过渡时期总路线、总任务,努力发展生产,实现正规化国营农场而奋斗》的报告,强调指出,新疆生产部队执行国家过渡时期的总路线与总任务,就是 要发展生产,逐步建立起正规化国营农场。全体军垦战士在总路线鼓舞下,为建设正规化的国营农场而努力奋斗,促进了农业和各行各业生产的不断发展。
  1.第一批军垦农场的建立
  早在1951年8月10日,王震即召集张希钦(军区参谋长)、甘祖昌(军区后勤部部长)、郑云彪(军区后勤部副部长)开会商议筹建军垦农场。王震说, 现在全国解放了,不用再像南泥湾那样搞生产了,要办机械化大农场,是否在迪化郊区选一个点,办一个像样的农场,摸点经验,为今后大发展闯条路子。会后经过 勘测,于8月17日决定在梧桐窝子创办新疆军区第一个机械化军垦农场,后命名为“八一农场”(现农六师一○二团场)。继八一农场之后,第六师机械化农场 (现农二师二十七团)、第二十二兵团机耕农场(现农八师石河子总场)相继建立。第一批机械化农场的建立,为创建机械化大农场展现了广阔的前景。机耕农场土 地集中,水利配套,使用新式农具,机械化程度较高,在组织机构上增设了专司生产的股室,推动军垦农场向企业化经营方向发展。在军垦农场的建设中,水利是命 脉。农一师建成了“八一胜利渠”水利工程,灌溉了沙井子地区的大片荒地,广大指战员战天斗地的英雄业绩受到水利部部长傅作义的高度称赞。1954年8月1 日,他在庆祝“八一胜利渠”放水典礼上说:“荆江分洪工程是要什么有什么,在这里是要什么没什么。但是,这些困难没有吓倒人民战士。战士们自伐木料,自制 筐担,自搓绳索,自开块石,自打铁器,自制炸药,缺乏技术人员就自己努力学习,结果仍是要什么有什么。因此,今天所获得的成绩,就更显得伟大和光荣。”
  1953年部队整编以后,生产部队共有军垦农场32个,其中机耕农场8个,牧场7个。1954年,又增加牧场2个,机耕农场1个。
  1953~1954年,农业生产在播种面积减少(1954年为8867万亩)的情况下,由于加强了经营管理,精耕细作,亩产有较大提高。粮食总产达 7 1844万公斤,为1952年的72%,亩产1015公斤,为1952年的1245%;棉花总产189万公斤,为1952年的564%,亩产 275公斤,为1952年的1719%。这一时期畜牧业也有很大发展,1954年牲畜年终存栏头数达529万头,比1952年增长74%。从 1953年开始进行品种改良工作,到1954年有种马19匹,种牛51头,种羊2 380只,种猪1 221头,向畜牧业品种改良迈出了第一步。
  1954年冬,西北农林局派出勘测设计队来新疆帮助生产部队进行农场的规划设计,对原有农场分期分批地进行地形、地址补测和扩建改建工作,为建设正规化国营农场积极创造条件。
  2.屯垦初期的交通运输业
  解放前,新疆交通运输落后,1949年仅有简易公路3 361公里,由于缺少永久性桥涵建设,大多数公路是在戈壁和草原上走出来的自然路,纵坡起伏很大,交通时常中断。1949年实有民用汽车317辆,因年久 失修又缺乏配件,多数不能行驶。当时,素有“沙漠之舟”之称的骆驼,便成了新疆境内的主要运输工具。
  为了发展新疆的交通运输业,部队进疆之后立即肩负起修整公路的任务。新疆军区工兵团从1949年12月起,在冰天雪地中用4个半月的时间,架起了玛纳 斯河大桥,沟通了东西交通。1950年,全面整修了白杨河—喀什、喀什—于田两条公路干线,沟通了南北疆交通。1951年,修建了喀什—乌恰、喀什—吐尔 尕特两条公路,沟通了南疆各地与中苏边境的交通。1952年修建了迪化—库尔勒、伊犁—和静两条山区公路,为开发天山资源创造了条件。
  1951年以前,在运输方面,新疆军区运输部队几乎担负了全疆的主要运输任务,对稳定市场、满足各族人民的物资需要作出了很大成绩。1951年5月, 迪化缺粮,不法私商乘机抬高粮价,军区立即抽调运输车辆,紧急运粮,保证了粮食供应,稳定了粮价。部队整编后,生产系统的运输部队仍然承担了新疆大部分运 输任务。1954年生产系统运输部队有汽车1 663辆,相当于1952年全军区运输车数的94%,而货物运转量却比1952年增长25%。对新疆交通运输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3.发展工程建筑业
  解放前,新疆建筑业落后,迪化全市只有173万平方米的房屋建筑,90%以上是土块平房。市区街道狭窄、弯曲,大多是土路、石子路,每年春天冰雪融化 时,大街小巷满地泥泞。1948年,在现今天山大厦地址上,曾以一省之财力修建迪化唯一的一幢面积不大的楼房,用了三年时间,只盖了两层主体,因未完工, 成为飞禽栖息之处。解放后,军区工兵团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建起了三层大楼,并扩大了建筑面积。
  1950年10月,为解决部队的营房建设,尽快发展新疆的工业建筑和民用建筑,为新疆各族人民造福,新疆军区组建了工程处,处长由张希钦兼任。各师也 组建了工程部队。这支由部队组成的建筑大军参加了七一纺织厂、八一钢铁厂、十月汽车修配厂、新疆水泥厂、乌拉泊水电站、新疆医学院、八一农学院、军区医 院、军区俱乐部、八一子女学校、军区招待所、独山子油矿、克拉玛依油田等一系列建筑任务。建筑部队从小到大,不断发展,转战于天山南北,成为新疆建筑业的 骨干力量,到1953年已发展到1个师和4个独立团,共38万余人,形成一支从勘测设计、建筑施工到建材生产综合性的建筑企业,承担了新疆大部分厂房、 水电、交通等重要工程项目,为发展新疆经济建设作出了很大贡献。建筑部队在总路线精神鼓舞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增产节约竞赛,1954年完成工作量达6 15426万元,比1952年增长了1674%,是增长幅度最快的行业。
  4.军人合作社事业的创建与发展
  解放初期,新疆国营商业机构尚未建立,商业市场被资本家操纵,他们囤积居奇,投机倒把,牟取暴利。为了发展生产,保障供应,开展对奸商的经济斗争,在新疆军区党委和王震司令员的直接指示、关怀下,于1949年12月10日,成立了新疆军区生产合作社。
  新疆军区生产合作社是在没有国家专项投资的情况下,依靠全军指战员自力更生、白手起家创办的。资金来源一是指战员省吃俭用、节衣缩食积累。二是暂时用 部队供给费用或经费结余积累。当时,军区直属部队每人每天节约口粮250克(为供给标准的26%)、菜金9分6厘(为供给标准的60%),每人每月节约津 贴费50%。此外,还节约棉衣、皮大衣、单衣、毡筒、布鞋、毛巾、军帽等,综合平均每人每年节约912元。到1954年,社员数达118 116人,股金达3 600多万元,社会积累(盈利)达990多万元。
  新疆军区生产合作社用全军指战员省吃俭用、节衣缩食积累起来的资金,到内地采购各种商品,保证了当时急需物资的供应。价格比市价均低3%~5%,打击 了奸商,稳定了物价。同时,合作社还积极配合新疆国营贸易公司收购农副产品,发展对苏贸易。合作社积极支持工业和农业建设,仅军直合作总社在1950年至 1952年投资于七一纺织厂、八一钢铁厂、八一面粉厂等工农业建设资金即达670多万元。从1953年起,合作社的经营方针改为以对部队内部供应为主,下 半年,经中央商贸局批准在京、津、沪、陕等地分别进货,货源得到了保证,营业额有了较快的增长。合作社的创立和发展,在发展新疆经济、保障市场供应、改善 部队生活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三、玛纳斯河流域的初步开发与石河子新城雏形的出现
  1950年1月,为选择第二十二兵团屯垦基地,王震率领陶峙岳、张仲瀚、陶晋初等前往玛纳斯河西岸进行踏勘。经初步勘测,西岸地区有可垦荒地约400 余万亩,玛纳斯河、奎屯河及部分泉水流经其间,水土资源丰富,宜农宜牧,是北疆邻近迪化最好的大农业生产基地。王震司令员根据彭德怀副总司令的指示,决定 以此作为第二十五师、二十六师的屯垦地区,同时决定第二十二兵团领导机关也进驻位于玛纳斯河西岸冲积扇上的石河子,建设一个新兴城市。这是一个很有远见的 决策,它不仅可以使之成为发展新疆大农业的基地,成为粮、棉、糖的理想生产基地,而且可以成为开发准噶尔盆地的前哨阵地和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
  1950年8月上旬,王震、陶峙岳、张仲瀚及苏联专家到石河子,确定了新城中心位置,并由第二十二兵团勘测队绘制《拟建新城及公路位置图》。1952 年春,张仲瀚召集第二十二兵团基建处开会,讨论修改规划,把放射形道路改为棋盘式道路,使之符合中国人民的习惯,有利于房屋坐北朝南布置,并把单纯的军垦 指挥机关驻地改为农牧产品加工工业城市。
  1950年11月,第二十二兵团司令部由迪化迁驻石河子,同时组建石河子建城工程处,由赵锡光兼任处长,张仲瀚兼任政委。1950年冬,从上海、长沙 等地招聘50多名建筑技工,成为建城的技术骨干。1951年2月,陶峙岳在第二十六师做建设新城的动员报告,号召部队安下心,扎下根,长期建设新新疆。之 后,赵锡光、张仲瀚又给排以上干部作了关于建设石河子新城的动员报告。
  1950年11月,从各师抽调23个连队计2 100人组成7个工程大队,开始放线施工,至1951年4月,规划图纸上的城市道路展现在地面上。接着部队开始动工建房,至11月完成办公楼、礼堂及面粉 厂等部分生活、生产用房。1952年扩大施工,兴建食品厂、农具修配厂等工厂,医院、学校、商店、邮局也应运而起。在道路两旁植树造林61 500株。
  从1950年到1952年,陶峙岳偕同水利专家对玛纳斯河流域及塔西河、宁家河、金沟河、巴音沟河先后进行了4次勘查。这一流域总面积1万多平方公 里,年径流量合计229亿立方米,地下水动储量91亿立方米,年水力发电量可达166亿千瓦时,确定玛纳斯河流域为北疆邻近迪化最理想的大农业生产 地区。根据王震司令员指示,在此区域内将充分利用一切水源,开垦荒地350万亩,争取开垦500万亩,并把玛纳斯河流域水利工程建设列为建设的重点。尔 后,玛纳斯河东西干渠建成放水。到1954年,已建成8个军垦农场,1个种羊场,开荒种植30万亩。随着垦区生产的发展,石河子逐步成为农副业产品加工和 为垦区发展服务的城市,市区人口达8 000人,一个新型城市的雏形出现在昔日的戈壁荒原上。
  四、玛纳斯河流域棉花大丰收
  1950年,生产部队在南北疆试种棉花,其中,第二十二兵团第二十五师驻沙湾县小拐部队,由苏联引进棉花种子,植棉3亩,收获籽棉200余公斤,平均单产67公斤多,首次在北纬45°11′、东经85°3′地区植棉成功,为以后玛纳斯河流域大面积植棉开辟了道路。
  1953年,玛纳斯河流域农七师、农八师在苏联专家迪托夫指导下,开展2万亩棉田大面积丰产运动。为了确保2万亩棉花丰产,春节期间,王震在调离新疆 的前夕,到石河子与陶峙岳、张仲瀚、陶晋初、刘振世、罗汝正及苏联专家迪托夫签订了棉花丰产合同。合同规定:王震负责组织领导,陶峙岳及陶晋初负责物资保 障,迪托夫负责技术指导,刘振世、罗汝正两师长负责保证每项技术措施的坚决贯彻执行,共同保证在2万亩棉花地上达到亩产籽棉200公斤。
  为了夺得棉花大丰收,垦区各团场普遍做好了技术培训、精选良种、多积肥料、整修农机具等一系列准备工作,严格认真地贯彻各项技术措施,采用深耕密植, 每亩株数视土壤肥沃情况而定为7 000~10 000株。打破了过去“不稠不稀,二千六七”的传统习惯,提早进行间苗、定苗,适时灌溉,以沟灌代替漫灌,使用了颗粒肥料与化肥,及时进行中耕追肥、脱 腿、打顶及断根等新技术。在贯彻这些技术措施的过程中,还采取典型示范、对比、算细账等办法,结合进行了一系列思想教育及说服工作,提高了广大指战员的思 想认识,重视先进的植棉经验,扫除了各种思想障碍,数以千计的军垦战士掌握了先进的植棉技术,成了植棉能手,从而为群众性的大面积棉花丰产运动创造了条 件。
  陶峙岳、张仲瀚等领导同志和苏联专家迪托夫,经常深入垦区各农场督促检查,及时解决问题,从思想上、组织上和具体措施上保证了丰产运动顺利进行。由于 一系列艰苦细致的工作和广大军垦战士的共同努力,这一年玛纳斯河垦区各农场种植的2万亩棉花终于获得了空前的丰收,共产籽棉402万公斤,亩产201公 斤,单产比1952年提高202倍,超额完成了任务。农七师十九团刘学佛植棉小组创全国棉花丰产最高纪录。
  1953年新疆棉花平均单产籽棉54公斤,玛纳斯河流域的棉花单产是其37倍。这次棉花大面积丰产的实现,不仅为提高和稳定棉花单产打下良好基础, 而且也为其他各种农作物的大面积丰产树立了榜样。对此,《人民日报》做了报道。新疆党政领导对棉花大面积丰产极为重视,中共新疆分局第一书记王恩茂、新疆 省主席包尔汉等赴玛纳斯河垦区慰问,并举行了隆重的祝捷慰问大会。

主办: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承办:新疆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第四师可克达拉市 All Rights Reserve

网站标识码 BT04000002 新ICP备 10002671号